让人心旷神怡的游戏永远都是好游戏,这也是为什么以前我那么喜欢《魔兽世界》,而现在那么喜欢《Trine》的原因,虽然它只是一个横版滚轴游戏。今天游戏终于下载完成,只进到主界面,没舍得开始。

Trine2主界面

Trine二代没有辜负一代那么漂亮的画面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写日志,这次貌似隔得太长了一点……
工作
从过年到现在,写了5组测试程序,分别测试海外线路到国内的断线的问题,基本上的原因已经确认为数据阻塞在海外,特别在数据量大的时候。ASIO已经很熟悉,再加上开始使用boost::function来设计类与类之间的关系,使得各组件相互依赖性不再那么强,写程序终于轻松不少。boost::function可以把C++变得像写脚本程序一样简单,这个库真是伟大,难怪C++标准委员会需要将它纳入C++标准库中。
游戏
一个星期来,作为休息玩了些游戏,《现代战争2》是老游戏了,最难的模式又打通关了一次。后来玩了一个对于我来说是比较新的游戏:《Portal》:第一人称解谜游戏,使用传送枪打出黄,蓝两种门,然后可以任意通过一扇到达另一扇。这个游戏其实是小制作,基本上是被当作《半条命2》的橙盒中的附增品,并且是2007年就出来了,算是老游戏。但是《Portal》出来后,马上引起了轰动,称为第一人称游戏的一种革命。往常第一人称总是射击类的游戏,打打杀杀总少不了,但是《Portal》却只能通过使用光枪打出门来解决问题和少量的敌人,解决敌人的办法也不是使用光枪来对准敌人进行射击,而是需要改变地形或搬运物品摧毁敌人。另外,整个游戏只有玩家和另一个具有人工智能的AI GLaDOS存在,GLaDOS经常会欺骗玩家,或者开一些黑色幽默的玩笑,但是除了最后一关外,都看不到她,只听得到声音,她不断的指导玩家过关或者对玩家进行一些误导。在她的无感情的音调里(要说无感情其实也不正确,应该说GLaDOS的感情丰富,却貌似为了表现出是一个合格的机器去强力的掩饰自己),玩家不断的被提示,或者灌输自己只是一个实验品的事实,并且GLaDOS会在一开始就告诉玩家解决了所有的实验事的难题,就会得到蛋糕。不过,在一些实验事的脚落里,会不断的发现“The cake is a lie”的字样,直到最后,貌似玩家也没有吃到蛋糕。在故事的最后,当玩家用自己的智慧解决掉了GLaDOS后,GLaDOS会用唱歌的方式写了一篇关于本试验是“HUGE SUCCESS”的总结,很明显,《Portal2》是一定会有的。我猜想,这个“HUGE SUCCESS”指的不只是这个试验吧,估计Valve还指的是这个游戏是个“HUGE SUCCESS”,总之我是超爱这款游戏了,非常有爱。因为喜爱《Portal》,自己在GOOGLE上搜索了很多资料,也大概了解了《Portal》所在的光圈科技(Aperture science)的世界观是和《半条命》的世界观是同一个,这次也禁不住诱惑,下载了Steam购买了橙盒,其中包括有《半条命2》以及它的Episode one, Episode two以及Lost coast甚至附送《Portal》,现在有时间的情况下都会玩一下《半条命2》的故事剧情,只是Valve的这个游戏引擎感觉没有《现代战争2》的引擎那么舒服,貌似是比较容易晕。《Portal2》现在已经预售了,本来说是2月份上市的,但是现在却跳票至4月18日,预售也送《Portal》,不过要44刀呢,现在还不是很舍得,而且听说Valve的游戏往后降价很厉害的。不过,买下一套《Portal2》看来是一定的事情了,因为在续作里,有多人合作的模式,该模式需要连线的,如果只是玩盗版,估计是享受不了这些有意思的合作关卡了。
生活
还是一成不变,连时差都调整失败了。算了,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