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性本身懒惰又贪婪,擅长自我麻痹,妄想不付出努力便获得最佳结果。所以真正的智慧,是敢于看到问题的本质并积极面对那些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问题,努力寻求解决方案并着手解决。而不是活在过去的世界里,怨天尤人,得过且过甚至破罐子破摔。

积极面对是痛苦的,但痛苦永远是最好的老师,它鞭策并塑造出更好灵魂。

当你陷入低自尊的漩涡中,并且不断的向某个特定的人寻求心理认同时,你就要小心自己是不是陷入了精神控制,也就是俗称的“被PUA了”。

近段时间因为关注心理学,所以也对“煤气灯效应”有所了解。而最近常说的PUA就是使用了类似“煤气灯效应”中的方法来进行心理操纵。不同的是,PUA是通过筛选来找到潜在的受害者并进行操纵;而“煤气灯效应”的故事中,是通过扭曲认知来降低受害者的自尊来进行控制。但是,要想持续的进行心理操纵,需要不断地扭曲受害者的认知及保持受害者的低自尊。

本文通过分析精神控制的基本方法,使读者可以识别出潜在的精神控制行为,从而防止自己一步步陷入被控制的深渊。

煤气灯效应

该术语起源于1938年的舞台剧《煤气灯下》,以及1940年和1944年发行的电影改编版中,对受害者的系统性心理操纵。在故事中,丈夫试图通过环境中的小细节来操纵妻子和其他人,并坚持让妻子认为她自己错了,错误地记住了事情或在指出这些变化时有妄想的可能,从而说服妻子相信她自己疯了。这部戏的标题隐含了虐待,丈夫如何在家里故意让煤气灯缓慢变暗,同时又假装什么都没有改变,目的是使妻子怀疑自己的看法。他还在封闭的阁楼中点灯寻找属于被他谋杀的女人的珠宝。他搜寻时会发出很大的声音,包括自言自语。 妻子一再要求丈夫确认她对调暗的灯光,噪音和声音的认知,但他无视现实,一直坚持认为灯光没有改变,而是她发疯了。

可以看到,丈夫通过环境中的小细节来扭曲了妻子的认知,他坚持让妻子认为自己是错的,最终妻子不得不相信自己是错的时候,她的认知就被成功的扭曲了。而认知的扭曲后紧接而来的是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进入了低自尊状态,此时的妻子需要不断寻求丈夫的认同,于是丈夫对其进行精神控制。

从来没有经历过低自尊的人会对“煤气灯效应”嗤之以鼻,他们会认为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而事实上,这种低自尊状态被触发后拼命地寻求心理认同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不要忘记,人是群居动物,群居动物需要融入集体才能生存下来。而寻求并获得其它人的认同是融入一个集体最基本的条件,这也是人与生俱来的生存之道,刻在了基因里。利用这种刻在基因里的本能来进行心理操纵是可怕的,所以,了解了这套精神控制的流程,也就避免了自己轻易被他人进行控制。

PUA

最早听到PUA这个名词是十多年前,它的英文全称是:Pick Up Artist。它来自国外的一个组织,该组织的初衷是通过教会学员一些既定方法,来学习如何进行社交,与异性接触。事实上,它一开始的初衷是好的,它通过一些固定的方法,来帮助那些低自尊,低情商的人去学习如何进行社交活动。

随着互联网的流行,通过标签化来满足互联网低智人群对事物的理解,各种各样的名词被发明出来,例如:“渣男”,“绿茶”等等。PUA也失去了它最初的意义,它逐渐变成了精神控制的代名词。

但是,它与“煤气灯效应”中的精神控制有着些许的不同。因为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因为经历不一样,自尊程度也不一样,所以,对不同的人实施精神控制的难度也不同。为了让精神控制变得更顺利,加害者会接触非常多的人并且进行筛选,找出那些本身就是 低自尊并且容易被控制的人,然后才进行下一步的操作。

共同点

PUA和煤气灯效应中对受害者的心理操纵都建立在这几个基础上:

  1. 低自尊的受害者 – PUA通常寻找低自尊的人;而煤气灯效应中,通过扭曲受害人的认知来制造受害者的低自尊。因为PUA的加害者并不限定对象是谁,所以通常会寻找低自尊的人来实施控制,因为这样会更加容易。

  2. 寻求心理认同 – 因为受害者是低自尊的,受害者需要向加害者寻求心理认同,而这种对心理认同的寻求则造成了受害者被精神控制。

  3. 给予认同并进行下一次打压 – 当受害者不断地向加害者寻求心理认同时,加害者会一定程度地给予一些肯定,然后通过继续打击受害者的自尊以达到继续操纵的目的。

摧毁自尊的基本方法

加害者会说服受害者的想法是歪曲的,并且接受加害者的想法是正确的和真实的。这种歪曲不只是像“煤气灯效应”中的那样,歪曲灯光逐渐变暗的事实,它可以从各方面歪曲。例如:你明明有着并不差的相貌,却说你长相难看,一般,或者说“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或者找出受害者明显的缺点,再通过夸张的方式,让受害人认为这一个可能是微不足道的缺点是致命的。受害人允许加害人定义自身的现实感,以至于爱害人理想化对方并寻求对方的认可

对自尊心的摧毁通常有以下几种途径:

  1. 认知偏差 – 频繁重复某件事物而让受害者开始相信它。例如,传销团伙会向受害人反复灌输错误的观点,哪怕这些观点一开始看是多么的离谱,但是在一段时间后,受害者会逐渐改变自己的认知,并开始认同。

  2. 认知失调 – 让受害者产生矛盾的认知,通常是充满感情的认知失调,并让受害者对自己的思维,感知和现实测试提出质疑。在“煤气灯效应”里,丈夫通过告诉妻子煤气灯没有在缓慢变暗,来说服妻子相信她自己疯了,扭曲妻子对事实的认知来让其怀疑自己。

  3. 地位不平等 – 受害者处于权力或地位低下的位置。经常出现于,家长对子女,老师对学生,领导对下属等关系中。这也是为什么亲密关系通常不能建立在这种关系之上,因为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就是精神控制天然的土壤。

这就是摧毁受害者自尊心的几种常见的方法,继而让受害者失去自尊,产生不安、焦虑和抑郁,最终陷入向加害者寻求心理认同的漩涡中。

精神控制

不管是PUA或者煤气灯效应,最终都是对受害者进行精神控制。通过扭曲现实,让受害者产生认知问题,最终向加害者寻求心理认同,当受害者需要获得加害者的心理认同的时候,控制就已经开始了。加害者可以通过一定的给予和继续否定,让受害者看到希望,然后贬低受害者的自尊,而使得受害者继续向加害者寻求心理认同。

可以参考翟欣欣害死苏享茂一案中,翟欣欣和苏享茂的聊天记录。翟通过不断打压苏,扭曲受害者认知,使其对双方价值产生了错误的判断,继而产生低自尊。然后翟再对其进行转账要求,这里面的潜台词就是:想要获得我的心理认同,就给我转钱吧。而苏在此时已经完全被情绪左右,拼命寻求心理认同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理智。给翟转账后获得一定的心理认同让苏陷入了漩涡,但是在他还没有来得及恢复到正常的心理状态时,翟又继续对他的自尊进行打击,并不断地扭曲他的认知,继而进行下一次的控制。这是一个精典案例,同时也说明了PUA并不是只有男加害人,女受害人。事实上,在生活中这种精神控制随处可见,只是程度问题。

如何分辨?

任何的关系,都应该建立在平等之上,若对方有意无意地想占据关系的高位,并且同时会让你感到自卑,那么不管对方是否是在使用PUA的套路,都应该要远离这种人。

事实上,当了解过PUA的基本方法后,识别它们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你只需要检查下面几点:

  1. 刚认识就过份的热情。要想对你进行精神控制,一开始都需要立一个非常好的人设,并且想办法与受害人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热情都是有问题的,所以这里指“过份”的热情。

  2. 对方是否通过扭曲事实来获得并不存在的高地位?当某些人夸夸其谈后其很“厉害”时,你要注意观察其行为,辨别其真假,而不要只听信其说了什么。

  3. 造成不平等的地位后,同时还对你进行贬低,那么就存在问题了,不管有意无意,这件事情都有机率造成你产生低自尊。在一开始并不会很直接,可能是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参考:打压常使用的话术)。最终,让你认为自己是有缺陷的,以及产生自卑心理。当你陷入自我怀疑的状况后,将通过比较直接的方式来继续打压。

在这里,是否会让自己产生自卑,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你和一个人在一起一直都很自卑的话,那么这种关系就是不对等的,哪怕对方并不是主动对你进行PUA,你也会处于非常被动的状态。

常见的PUA关系

任何的健康的关系,都应该建立在平等,互利之上。及时的反省你与身边的人的关系,若你一直处于低自尊状态,那么你就要仔细思考造成这种低自尊的状态的原因是什么,自己是不是有可能陷入了被PUA的漩涡中。

朋友间的PUA

朋友之间的关系其实应该是对等的。但是,当你长期处于低自尊的状态时,容易招来那些想要利用你的人通过打压你的方式与你做“好朋友”并获取利益。注意,这种打压可能并不是直接说你的缺点,而会更加的隐秘。例如:说你社会经验不足,强调他是为你好,并且诽谤那些有可能和你接近的朋友,让你自觉的远离那些人,而身边只保持和他一个人的关系。你很难在低自尊的情况下看到问题,你甚至会觉得他在帮助你,然后他会一步步控制你来获取好处并且尝试实施进一步的控制。

家庭PUA

家长与孩子之间天然的存在不对等关系。所以,在家长的同理心较低的情况下,很容易造成孩子的低自尊。这个道理非常的简单,因为很多家长只需要孩子“听话”,而家长与孩子是天然地建立在不平等的关系之上,没有什么办法比打压孩子的自尊来得更简单了。特别是,很多家长同理心比较低,并且不在乎孩子的心理诉求以及心理健康。

恋爱PUA

在恋爱关系中特别容易被PUA的一方,往往是对于双方关系需求量比较大的那一方。他常常处于低自尊的状态,也就是常常觉得“配不上对方”。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需求高,就会处于低自尊,而取决于伴侣对此事情的态度及反应。若伴侣是一个擅长或者说习惯进行PUA的人,并且希望通过这种不平等的关系来获取对另一半的控制,那么他会使用PUA的方法对你进行打压。好的恋爱关系应该是情侣双方互相扶持,不管一开始谁处于低自尊的位置,合适的一对情侣最终都会恢复自尊并且达到和谐的关系。若一段感情会让你长期的处于低自尊状态,那么你需要考虑是否已经被PUA并且有必要保持距离来思考两人的关系。

打压常使用的话术

  • 例如:通过向你展示其高价值的方式来忽略你的消息,“我最近很忙,为什么你看起来像没事干一样?”。(其实自己并不是忙到无法回复信息,而是制造一种假像来提高自己的位置)

  • “我在家里都是住别墅”(其实并没有)

  • “你长得丑,还矮,这样子肯定找不到合适的人”(被过份强调的缺点其实并没有糟糕到上述结论中所描述的那样)

建立自信

有心的读者读到这里,应该看出来了,若要让自己不陷入被他人精神控制的境地,需要充分建立自己的自信。当自我认识足够,自信并且强大时,可以有效的防止自己被别人PUA,让自己被PUA的难度升高,自然想要寻找PUA猎物的人也不容易找上门来。

型还是不太准,画胖了一些些,但是我很喜欢这个色调和质感。
雕像素描

昨天晚上终于用Ubuntu替换了Windows 10,原来Windows 10下的蓝牙连接问题居然完全不存在了。在Steam上的几个爱玩的游戏也能正常运行,重新配置好了开发环境,so far so good。

过慢的WSL2虚拟机

WSL2的虚拟机一直放在机械硬盘上,突然想把虚拟机放到SSD盘上以获得更好的性能。但是,当前的Ubuntu系统已经膨胀到差不多200GB了,然而SSD盘只剩下60+GB,无法将Ubuntu系统文件移动至虚拟机。于是考虑使用ArchLinux这个发行版本来重新做一个开发系统。

ArchLinux的WSL2上的安装

在WSL2下安装ArchLinux还算是比较顺利,参考了这一篇文章:Install ArchLinux under WSL2

一些兼容性问题

  • 首先是gcc 12版本无法编译1.70版本的Boost库,后来升级到1.79版本可顺利编译成功
  • 还有工程中一些漏掉的系统头文件导致的编译错误,比如<limits>现在毕需要显示包含,Qt4.8里的一个文件就存在这个问题,加了个补丁后解决掉了
  • 还有去掉了一些不必要的链接库,这个属于原来就存在的问题

升级和更新neovim插件

顺利编译完成后,升级了neovim的脚本及插件,添加Lsp相关的插件并重新配置,现在使用neovim开发c++项目变得非常的顺畅,源代码带语法着色,并且可全局查找references,基本上vscode中c++有的功能都包含在内了。配置工程仍然在我的github上:config of my neovim

漂亮的语法着色

后记

  • 最终ArchLinux我还是移到了机械硬盘上,因为WSL2的虚拟机在SSD硬盘上会出现突然卡死的情况,这个问题在网上并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虽然这次折腾看起来是失败了,但是却解决了工程中隐藏的问题,并降低了开发系统的大小。

  • 最初是想使用Linux来代替我的Windows 10,但是我觉得我离不开Windows系统,所以还是得向WSL2妥协。

“也许,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前天碰到一个C++内存读写导致的问题,在释放一个对象时出现无效指针,但是这个问题导致原因却和该对象无关。尝试修复了一天,没有头绪,最后求助valgrind,用了半小时把工具配置完成后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内存问题。

之所以用了半小时是因为gcc9导致了valgrind运行异常,切换到gcc8后解决。

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如果说,绘画是一种感性的表达,属于文科,那么绘画的基础,却是具有很强的逻辑性,应该属于理科。

Under the sky一共花费了17个小时的时间才完成,自己觉得花费的时间太长,希望下一幅画能够缩短绘画时间。但是,一旦给自己定下目标后,在绘画过程中敢够用来进行思考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却不断纠缠细节,结果就是导致五官外的地方的体积归纳缺失,看起来好像什么都画了的画中饱含了错误。更加要命的是,急忙想把画完结的心情却让自己无法从画的细节中跳出来,自然也无法看到问题所在。

初学者的傲慢正在让在脑子变得迟钝,怎么会觉得可以不用思考就会得到最好的结果。得想办法跳出这个漩涡,加强基础逻辑的锻炼,否则无法进步。

“I am a leaf on the wind. Watch how I soar.” – Wash from Firefly

Watch how I soar